荒野保護協會

RSS feed
已更新: 1 小時 26 分鐘 前

別讓我們的方便成為地球的塑便

2018, June 21 - 17:46

【2018年6月21日 臺北】 環保團體自2013-17年的淨灘結果顯示,塑膠袋、塑膠吸管、免洗餐具和外帶飲料杯的數量一直都居高不下,數量佔總體33.8%,因此民間團體和環保署所協作產出「海洋廢棄物治理行動方案」也針對這四類塑膠製品提出減量時程,預計2030年全面禁用。全球減塑與禁塑的措施愈來愈多,環保署於日前預告2019年7月起限制四大場所內用提供塑膠吸管,跟進國際禁塑腳步,卻因宣達不足,引起社會正反兩極討論,並傳出府院高層希望暫緩施行,對此,諸多環保團體聯合學者、業者共同呼籲環保署切莫背棄雙方所協作的行動方案,對於減量期程不能讓步也不能妥協!

環團代表孫瑋孜表示,一次用塑膠製品一直以來都是海洋廢棄物的大宗,臺灣廢棄物處理系統還有許多有缺失之處,減少使用可減少垃圾流佈到自然環境的機會。很多民眾誤以為只要做好回收或垃圾處理就好了,臺灣地狹人稠,近幾年來掩埋場的掩埋容量即將用罄,或是焚化爐因為老舊,導致處理量下降等問題,環保署每年需花大量經費處理廢棄物,不論從經濟面或環境面來看,減廢是必然趨勢。根據媒體報導,新加坡總理夫人何晶就曾透過社群平台分享臺灣限塑措施的新聞,鼓勵新加坡民眾自備購物袋。「近幾年來其他國家都有許多針對一次用塑膠製品的減量政策,包含印度、肯亞、歐盟等,臺灣不是特例,而是成為國際間帶動禁限塑的一份子,引領其他國家仿效跟進!」

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陳麗淑主任指出,每年有1,270萬噸的塑膠垃圾流入海洋,對海洋生物造成危害,不論是海龜誤食塑膠袋或是鼻孔插入吸管等事件都時有所聞,近年來,在臺灣附近捕獲的魚胃裡也開始發現塑膠垃圾,未來的海洋可能都會充滿這些垃圾。海科館身處環境教育第一線,多年來一直致力於喚醒民眾對這個議題的關注,在館內努力推動減廢行動,若是主管機關環保署能夠持續推動禁限用塑膠政策,對於臺灣一次用塑膠製品減量將收到事半功倍之效,海科館將會全力支持和配合!

中華鯨豚協會也提到,除了塑膠袋、漁網等海洋廢棄物造成鯨豚誤食和纏繞等直接影響海洋動物外,塑料廢棄物也會裂解成微塑膠微,吸附大量有毒物質並進入食物鏈,影響海洋生物及人類的健康。

全球減塑風從各國政府訂定規範吹到企業自主減塑。上週,英國麥當勞宣布全面淘汰塑膠吸管,而就在昨天,新加坡肯德雞內用一律禁用塑膠吸管和塑膠蓋。在臺灣,也有許多企業和店家也開始提前響應減塑政策。臺灣麥當勞表示,「臺灣麥當勞長期關注環保與地球生態,並持續致力減少塑膠製品用量,除秉持一貫的經營理念,並配合政府政策方向,積極研議免用塑膠吸管相關配套方案,希望產品與相關服務,均能透過具體的環保作為,落實麥當勞對環境永續發展的承諾。」

而由多個團體共同發起的「支持 2030全面禁用一次用塑膠吸管、飲料杯、購物袋、免洗餐具政策」的連署活動,從3月開始至今已累積了一萬多的民眾、50多個團體的連署支持,顯然環保署的禁限用政策受到許多臺灣民眾的支持,因此在場團體對環保署齊聲呼籲對於相關期程不能讓步也不能妥協,「別讓我們的方便成為地球的塑便!」

【展示物】:海廢浮世繪

作品中的廢棄物來自海湧工作室於今年(2018)端午連假淨灘所撿拾而得的,包括1100支吸管及其他一次用餐具等,再次證實我們的海洋已經充滿這些用過即丟的塑膠製品。

【附件】:

2013-17 淨灘統計分析結果 表一、台灣國際淨灘行動ICC,近五年數量最多的八類海洋廢棄物之組成比例與數量

說明: 分析2013-2017年間,851筆民間與政府單位上傳之淨灘數據中的廢棄物前五名,調查範圍含蓋本島濱海所有19縣市(上傳數據最多之縣市為新北市200筆,最少為苗栗縣1筆),海岸線長度總計299.5公里,共撿拾人造廢棄物162,065公斤。(資料來源: 海廢資訊平台-愛海小旅行, http://cleanocean.sow.org.tw)

**支持 臺灣2030年全面禁用一次用塑膠吸管、飲料杯、塑膠袋、免洗餐具政策** [個人/民間團體] 邵廣昭、邱文彥、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台灣環境資訊協會、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中華民國荒野保護協會、財團法人綠色和平基金會、財團法人海洋公民基金會、財團法人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社團法人看守台灣協會、社團法人台南市社區大學研究發展學會、海湧工作室、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台灣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協會、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中華鯨豚協會、寶島淨鄉團、地球公民基金會、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台北市內湖社區大學、O2 Lab海漂實驗室、Re-Think 台灣重新思考環境教育協會、岡山環保媽媽工作隊、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國立師範大學減塑促進中心、海龜姊姊、大便妹 學環保、臉書動手愛台灣社團、媽媽經

[餐飲業] 默契咖啡、hi, 日楞咖啡、爐鍋咖啡、Plants 、Coffee Lab 咖啡實驗室、草根果子、小島家、鹹鹹市集、鹹水號、皮克吐司、花鹿田園、酌一下、氮醉Jo Scubar、冰郎小酒館Wave Bar、Hibula 奶茶創意飲品

新聞聯絡人: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呂允中  議題研究專員0932-131-802 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 陳立信 淨塑推動總監0920-831-059 財團法人綠色和平基金會  陳瓊妤 媒體推廣主任0987-060-898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荒野保護協會 胡介申 海洋守護專員0911-729-500 財團法人海洋公民基金會 巫佳容 淨海淨灘專員0919-411-429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林育朱 專案經理0928-944048

【尋找願意為自然環境奉獻的你!】新竹分會徵行政業務秘書

2018, June 20 - 18:36

想加入荒野,為環境奮戰嗎? 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人才招募中!

對環境教育工作有興趣的夥伴有福囉~ 歡迎有志一同的夥伴加入荒野這個大家庭唷~

荒野保護協會成立以來,累積許多志工的熱忱、信念,齊力以生態教育、棲地保育的方式,期待能讓我們和下一代都能與萬物和平地生活在這片土地上,同時也能彼此分享大自然的美麗風景。

今年,隨著越來越多民眾開始留意身邊的環境議題,為了可以持續擴大環境教育的影響力,新竹分會要招募一位新夥伴共同投入荒野的行列!如果你樂於交流、喜歡學習新的事物,對於幫助人與人、人與自然建立關係會感到開心,我們相信這對你來說,會是一份具有無限可能性的工作。

邀請你成為荒野的一份子,陪伴更多人走入自然、體驗四季的脈動,將艱深的資訊以淺顯易懂的方式傳遞給大眾,也給予自己一個理解世界的不同機會。

需求與條件:

認同NGO組織(民間公益組織)的經營理念 對推動環境守護與環境教育工作有興趣及理想者,具相關經驗者尤佳。 大專以上畢業,需熱情、細心、嚴謹、人際互動佳,須具統合協調能力。 具電腦文書處理及企劃行銷能力。 具有社團經驗,且富積極開創之性格。 有志工服務經驗或曾於非營利組織工作者尤佳。

工作內容:

協助志工群組發展 推廣及辦理各項環境教育與保育方案 行銷與宣傳協助執行單位相關業務之推動 處理會員會務、受理活動課程報名。 會務行政事務配合辦理工作事項

待遇與福利:

薪資面議,採約定對等適應期。 休假採行每月排休方式,並符合現行法令規定。 需輪值排早、晚班,周休二日(週六、日若出勤可補休),國定假日比照公務人員相關規定。 享勞健保、員工團體保險。 任職後,經主管同意推薦下,得免費參與本會研習與培訓課程

履歷說明:

履歷與自傳等相關應徵資料齊寄至sowhc@wilderness.tw信箱通知面試 請載明「可開始上班時間」、「最高學歷」、「工作經歷」(含工作期間、工作單位、職稱、職務內容)、「電腦技能」、「非營利組織經驗」、等,我們將於書面文件審核後,再行通知面試。 意者敬請儘早送件以優先審理,通過初審者將另行通知面談時間!

我有一個棲地夢

2018, June 6 - 17:32

正在學習觀察生物或關懷自然的人,如果心中有「棲地」,他也會跟我一樣有夢期待棲地物種能更豐富,也期許自己對自然環境的觀察與了解會更細膩。

圖、文/蕭千金〈臺北分會 棲地組、親子團第五團志工,自然名:番茉莉〉

「I have a dream」,是60年代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恩的著名演說,他的演講強力的描述他對於黑人與白人有一天能和平且平等共存的遠景。而我也有一個棲地夢,夢中的場景總是推移變化,有時眼裡看到的是蘆葦叢中的泥地;有時碰觸的盡是河川裡的淡水魚種;更有時我揮汗如雨的沿著亞熱帶出海口細數著蔚然的紅樹林。何時,這些棲地不再只是人類眼中有用或無用的地?何時,棲地不用再接受工業及家庭廢水呢?何時,棲地上的生物能與人類和平且平等共存呢?

棲地是眾多物種生活和生長的自然環境,於是山在,樹在,生物在而人也在。正在學習觀察生物或關懷自然的人,如果心中有「棲地」,他也會跟我一樣有夢期待棲地物種能更豐富,也期許自己對自然環境的觀察與了解會更細膩。人應該「到廣闊的天地中去,聆聽大自然的教誨」,也許是鳥聲啾啾,也許是草色青青,更或者是落葉片片,這些都是大自然帶給我們的禮物,它傳達的不只是教誨而是美好的訊息。

我曾害怕我的棲地夢會破碎,因為人為的開發常讓棲地變得破碎甚至消失,於是我不再旁觀,而是捲起袖子一起與荒野的夥伴參與棲地守護和復育的工作,我以這小小的力量來維護我心中這有意義的棲地夢,這場夢之中有我去年最珍惜的一個下午:「今天下午一點半趕往富陽公園參與荒野保護協會棲地志工培訓第五期的實作課程。天公落下大雨,夾雜閃電,雷聲轟轟也伴隨而來,而棲地志工們仍下去水生池跟長太多的外來種植物搏鬥,拿著鐵鍬浚深水生池,讓水生植物能長得更好。在浚深過程中挖出鋼筋、挖出塑膠布和水泥塊,反正能多做就多做,能清除多少就多少,無暇顧及滂沱大雨,因為棲地志工總是默默的熱愛棲地。 到了最後,我們得把水生池中和周邊的土踏一踏,讓土穩固,當時約三點多,雨勢稍小,大家就邊踏邊玩起成語接龍,頗能怡然自樂!今天真是充實的荒野日!」

去年的這段棲地日記,寫出當時做棲地工的快樂,也讓人感覺情景仍歷歷如繪,因此我們想邀請你,跟我一樣擁有棲地夢,想在蜿蜒的溪流邊聽見鼓鼓蛙鳴,看見點點螢光,歡迎加入臺北分會第六期棲地守護員的培訓,相信你也會從棲地中汲取更多力量與擁有更多的夢。

臺北分會第六期棲地守護員培訓課程簡章

附加檔案大小 310_print_18.pdf1006.75 KB

走我們的路,聽見海哭的聲音

2018, June 6 - 16:01

文/歐陽光輝〈臺中分會親子一團奔鹿團導引員,自然名:咖啡〉、圖/方正璽〈臺中分會親子一團小蟻團團長,自然名:大冠鷲)

2016年起中一奔鹿團開始在寒暑假期間,以步行的方式走讀台灣的海岸線,用開啟五種感官〈視覺、聽覺、觸覺、嗅覺與味覺〉的方式感受海岸的變化。

今年寒假一開始導引團隊與十三位小鹿便展開為期五天的東海岸走讀之旅。行走在南迴公路上,看見被消波塊占據了一大段的海岸線,上演著產地直送自產自銷的戲碼,面對這樣的現象,每個人也都有著不同的觀點。從經濟層面上看來,減少了許多的運輸成本;站在勞工立場來看,消波塊的製造是家中重要的收入來源。換位思考後雖有更不一樣的思維,但是大多數的人還是憂心美麗的海岸線會被這些消波塊所取代。

走過阿塱壹古道時,耳邊響起藍田石與海水交織的自然樂章相當的悅耳,不過也因為周遭漁港興建的關係造成海岸線逐漸的消退。走在這一段不易通過的海岸線時更是格外珍惜,大家也發揮團隊的精神,遇到有人卡關時給予援助,克服困難挑戰時,更有人落下感動的淚水。

走在海岸線上面除了漂流木以外,還佈滿許多廢棄物有隨洋流而來的舶來品,也有從海裡沖上岸的生物遺骸,世上排名第三毒的僧帽水母在沙灘上也出現,所以更是要抱持著謙卑與審慎的心與自然共處。

在申請進入保護區裡我們走過最美與最髒的路段,看到了平常人所不易看見的景色,雖然海洋廢棄物非常的多,我們淨灘的速度也遠不及堆積的速度,不過可以為這片土地盡一分心力,大家還是非常的開心。當小鹿們受傷時,夥伴會給予消毒包紮,落隊時耐心等候,看著當年一路從小蟻到小蜂,現在是小鹿即將要步入翔鷹階段的你們真的令人刮目相看。

每一天的路程都是步行大約兩萬多步左右,五天下來也在東海岸上留下了十萬多步的足跡,我相信我們所建立下的情感也會讓人久久無法忘懷,謝謝大鹿們願意完全的信任導引團隊,也要為小鹿們感到驕傲你們做到了,最後還要謝謝自已的家人當我們的後盾,因為我知道當我在與小鹿同行的當下自己的孩子們也被親子團內的夥伴細心的照料著,愛會一直流傳下去的。

附加檔案大小 走我們的路,聽見海哭的聲音.pdf1.11 MB

走讀海岸線〈臺東-屏東段〉

2018, June 6 - 15:49

我們這群人就這樣拉起一個超大的漁網群。那天的晚餐,格外的好吃,因為那是大家用汗水換來的。

文/葉安台〈臺中分會親子團一團奔鹿團,自然名:雨傘節〉、圖/方正璽〈臺中分會親子團一團奔鹿團,自然名:大冠鷲〉

今年的寒假鹿三〈奔鹿第三年〉出發東海岸進行為期五天臺東-屏東段海岸線的健走,出發前進行工作分配,有人負責當財務、查路線、也有人領隊當嚮導。

出發的第一天,天還沒亮就集合了,大家一副「我還沒睡醒的樣子,為什麼那麼早集合?」邊吃早餐邊用手提秤秤著大家有輕有重的行李(避免過重),過磅後就準備出發囉。我心裡有些小小的開心,因為...我有五天的自由日啦!火車上大家討論著隊歌,吃著早餐和零食,時間就好像指縫中的流沙一樣,還沒中午就到了臺東大武了,即將開始未知的健走旅程。

行程的其中一天我擔任領隊,引領大家進入阿朗壹古道,古道很不容易經過但卻很漂亮,過程需要邊拉繩子邊爬著山,一邊聽著迎面而來的狂風在耳邊呼嘯,一邊鳥瞰海洋的深淺層次,由近而遠、由淺入深、由清晰轉朦朧。其中有一段海浪會拍上我們行走的路徑,必須要在浪退下去的那一刻,趕緊通過才不會被濺溼。

我們住宿在屏東南仁漁港,民宿老闆說如果我們能幫他們淨灘,她就請我們吃晚餐。我們為了晚餐,拚了!夥伴中有人看到了大漁網群,便開始整理旁邊的樹枝,試圖清理它,我見狀覺得有趣就一起去湊熱鬧,結果漁網超乎想像的難清理,它們全部都糾纏在一起,有些埋在土裡、有些被植物給穿來穿去,大條小條都在一起。協助清理的人數就這樣從兩個、三個、四個、一直增加直到所有人都加入「1!2!3!拉!1!2!3!拉!」就這樣喊著口訣一步一步的往前拉,一次拉的進度大概也就十幾二十公分,我們這樣拉了大概有十幾公尺吧!我們這群人就這樣拉起一個超大的漁網群。那天的晚餐,格外的好吃,因為那是大家用汗水換來的。

行程進行到南仁漁港到佳樂水這段時下起了小雨,我們穿著雨衣,走在海岸線上,累的時候,大家就會問:「我們走多遠/多久了?」答案都是:「100、200公尺/15分鐘、20分鐘...」走著走著在中午的時候居然出了大太陽,沒想到「太陽翻臉也跟翻書還快」。我們找了一塊大石頭躲太陽,把本來要裝垃圾的大麻布袋鋪在地上當地墊,這樣的野餐方式,真是人間一大享受!午餐後開始進行淨灘,統計撿了1000多個寶特瓶和大概50個漁網、浮球。當天下午的路段也十分難走,石頭有凸有凹。接著,我們的水喝完了,有水的人水也都被分掉了,這時候深深體會到水對我們的重要。佳樂水到鵝鑾鼻這段路則全是牛屎,而且下雨,大家的鞋子上滿滿都是牛屎和泥巴,雖然一直走,但感覺卻好像在走跑步機一樣,沒有真的往前,這段路真的是這次最有味道的一段路程了。

附加檔案大小 310_print_16.pdf836.69 KB

百年水簾橋 綿延荒野曲

2018, June 6 - 15:17

新竹峨眉獅頭山的石硬子古道,有一座水簾古橋,自大正七年(西元1918年)竣工至今,已屆百年。

文/許文卉〈新竹分會大坪組解說員,自然名:地瓜葉〉、圖/沈競辰〈新竹分會食蟲植物組解說員,自然名:豬公〉、邱莉雯〈新竹分會十八尖山組解說員,自然名:麗紋石龍子〉、黃秀娥〈新竹分會大坪組解說員,自然名:黃雀〉、胡少南〈新竹分會飛龍組解說員,自然名:胡蘿蔔〉、鄭博泰〈新竹分會大坪組解說員,自然名:大蒜〉、繪圖/張訊竹〈新竹分會大坪組解說員,自然名:桂竹〉

百瑞橋搭石硬子 年屆期頤智慧深 水聲淙淙傳天籟 簾垂屏幕管樂情 橋繫浪漫荒野心

緣起:在水簾橋上的荒野管樂曲 新竹峨眉獅頭山的石硬子古道,有一座水簾古橋,自大正七年(西元1918年)竣工至今,已屆百年。當時以天然的原料──糯米、黑糖及石灰,黏合石板搭建橋面,雕刻雅緻的石欄杆與艱辛砌石的圓拱橋墩,與自然環境融為一體,飛越地勢深凹的一線天峽谷,運輸著往來峨眉、北埔與南庄的交通,承載著辛苦拓墾的先賢子民。

新竹分會大坪組於峨眉六寮定點觀察,透過定期的觀察,紀錄環境與生態,並舉辦趴趴走活動,藉由分享六寮之美,帶領民眾親近自然,並透過解說活動,推廣環境教育,引導大家關懷周遭環境,共同愛護地球。

大新竹管樂團於2017年舉辦自然系列音樂會,邀請新竹分會協辦。演奏富含自然元素的樂曲,藉由音符傳遞愛護環境的關懷之心,找回自然與人和諧的共生之道。同年春假,管樂團拜訪六寮水簾橋步道一起聆聽大自然樂章,觀察植相與昆蟲生態,探訪步道環境故事。

2018年,水簾橋慶百年,大坪組力邀大新竹管樂團協辦慶生活動。三位優秀的樂手,豐富的演奏曲目,結合生態解說的自然音樂會,美好的合作緣繫水簾橋,繽紛的祝壽響應地球日。

主題曲:100歲,生日快樂! 2018年4月22日,新竹分會和大新竹管樂團,邀請一百位民眾,為百歲水簾橋慶生。活動一開始,解說員帶領民眾走訪水簾橋步道,觀察百年鴨腱藤的旋轉蔓延,凝聽石子溪和壺穴的愛情,讚嘆沈積砂岩百萬年來的靈動,傾聽步道鳥鳴天籟,穿越血藤小門,踩踏石跳子,佇立在百年糯米橋,一同聆聽管樂團精采的演奏。輕觸水簾橋,感受歲月刻劃的歷史,音符乘著水氣上升,順著微風,迎向暖陽,倏地隨落葉飄下,忽高忽低,如藤蔓蜿蜒佈滿整個自然場域,令人心曠神怡。

日中午時,百人歡聚遊客中心廣場,舉杯共飲東方美人茶,祝福百年古橋生日快樂。大人書寫對石橋的祝壽詞語,小孩提筆畫圖向古橋拜壽。滿滿一整籃充滿仙氣的壽桃,百年豬油餅、月光餅、粢粑、甜水粄、菜包等等美食,用樸實的原料,傳遞客家人珍惜資源,保存食材的智慧。如同拓墾的先民在資源不足,建材難以取得的當時,利用天然的自然原料,建造出堅固的糯米橋,前人的智慧蘊藏於百年石橋。享用著滿溢客家人情味的祝壽糕點,濃郁的香氣、人氣和仙氣,繚繞整個壽宴。

午後時分,眾人齊聚生態教室,靜聽在地達人「石硬子古道百年風華」分享會。開場從塵封的黑白老照片說起,相片裡的小男孩,如今是手拿鋤頭,深耕六寮的志工。親筆描繪水簾橋的圖畫,用獨特泥土氣息的筆觸,表達對環境的關愛。跟隨故事裡的小孩,往返經過水簾橋,回憶家族往昔的點點滴滴。如今,來回經過水簾橋,留下足跡的是旅人過客。或許,落雨水滴成簾不再,但古橋和荒野的故事,會因為解說分享而繼續書寫。

曲終:攜手愛護土地的合唱 響應422世界地球日,志工於各地定觀點進行物種調查,並將查調結果上傳棲地資料 庫,攜手關懷生態,守護身邊熟悉的環境。

新竹分會大坪組持續走訪峨眉六寮豐富的生態步道群,觀察並紀錄棲地多樣性的物種。今年更是特別選在地球日當天,與獅山遊客中心及大新竹管樂團合作,舉辦百人為百歲水簾橋慶生活動。我們於定觀點──水簾橋步道,帶領生態解說,引導民眾體驗自然之美,讚嘆物種奧秘。於百年糯米橋旁平臺,舉行戶外音樂會,邀請民眾欣賞管樂與自然樂音的合奏,一同陶醉在充滿音符的天然山林之中。最後並在生態教室聆聽在地達人分享六寮的文史故事,期許大家能一起關懷這片美好的環境,為活動畫下完美句點。

土地,沈默地承載著萬物生命。石橋,跨越難以順利通行的區域,幫助人們互動運輸,保存先人古老智慧。人類,反覆地用腳步向土地學習,不停地踩踏著每一寸土地。422世界地球日,提醒著人們對土地的干擾。422百歲水簾橋誕辰,傳遞著人們對土地的感念。422這一天,獅山、大新竹管樂團、百人民眾和荒野,每個人用自己的方式表達對自然的熱愛,謝謝水簾橋,謝謝大地之母,謝謝地球。

附加檔案大小 百年水簾橋 綿延荒野曲.pdf2.46 MB

聽!雨林的孩子在說話

2018, June 6 - 14:56

在這個世界,有些生命在我們看不見的角落,默默地努力活著。祂不需要我們的發現、靠近和追捧,只圖完成自己的使命,如果有一天你看見祂,也請不要驚動那孩子。

圖、文/戴舒婷〈砂勞越荒野圖書館志工,自然名:海馬〉、圖/廖文瑄〈台北分會秘書〉

神木有兩種定義,一種是當作神明敬拜的樹,另一種是樹齡超過1000年以上的巨樹,我無法用肉眼來鑒定眼前這棵巨木的年齡,不過,就其盤繞交錯扭曲糾纏的巨根,顯示了祂生命的堅持,我認定祂是我的神木。別驚動雨林的孩子這是我和神木面對面後,心中裡最深刻的想法。在這個世界,有些生命在我們看不見的角落,默默地努力活著。祂不需要我們的發現、靠近和追捧,只圖完成自己的使命,如果有一天你看見祂,也請不要驚動那孩子。

天使的暗語 雨季剛過的三月,我來到隆拉浪(Long Lellang),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熟悉是為我依然在我生長的島嶼上,陌生是因為我離開了我居住的文明城市,心裡有一份因同伴而感覺到的安定,同時也有一份因未知而感覺到的不安。矛盾與忐忑的心情,在一隻飛翔的黃牛油出現後,逐漸被安撫。飛翔的黃牛油是我給Butterfly蝴蝶的昵稱,蝶是我喜愛的自然之一,牠的出現,就像朋友的招呼,使我篤信我的到來是被歡迎的,一切都會安好的。

也許,蝴蝶是我和山神之間的傳話者,每每當我對自然和環境產生疑慮的時候,牠就會出現,給我一些暗示,然後,輕輕展開翅膀,或快或慢地飛回山神身邊。比如:下雨了,我在屋檐下避雨,黑色白斑的蛺蝶也在我右手邊的綠葉上避雨,誰也沒有說話,誰也沒有要打擾誰的意思,牠不動,我也不敢有大動作,這樣的我們沒有明顯的交集,以沉默來默許對方的存在,雨聲是我們共同的音樂。啊!一個念頭閃過,這就是山神想告訴我的事嗎?與我零交流的同伴,就像我和蝴蝶,不需要刻意的交流,安靜地互相陪伴就好。蝶兒的傳話還真的減低了我的不自在感。然後,牠像是確定自己已經完成任務了,於是安靜地離開。

蝴蝶傳話的方式不是只有一種,有時候,飛翔的動作和姿態也是一種蝶語。就像飛行速度特別緩慢的大白斑蝶,人人笑牠太慢吞,是笨蝶也。其實,人不懂蝶之語,牠出現在河邊那棵桃金娘科樹上,總是不慌不急地流連花叢間,姿態何其優雅,看牠翩翩起舞,有種觀賞表演的感覺,白與黑的擺動,左與右的擺動,像風起時飄在空中的花朵。唯有慢才能看得清楚,何必在意快慢,何必在意與別人的腳步不同,時間是越追越少的東西,慢,才能嘗到生命的味道。這就是大白斑蝶的話語。

蝶語一點一點地叫我安心,蝶的陪伴向來都是無聲的,然而,這種無聲不是寂靜,我覺得花上沒有蝶才是一種寂寥,一種寂靜。

示愛者的夜曲 雨林中的生物,並不是每個都像蝴蝶那樣,認為沉默是金。有些生物的關懷方式比較笨拙和直接,牠們用聲音來告訴我不怕,有我在,比如:那沒尾巴的蛙。蛙鳴一向不是我懂得欣賞的聲音,在我居住的地方,大雨過後的世界被蛙鳴填滿,受不了時,我會兩手叉腰命令雨蛙肅靜,不過牠從不理我,依然高調地唱著牠的求愛曲。今夜我在荒山野嶺,帳篷是我和外界間唯一的隔牆,沒有更堅實的東西可以保護我,但我一點也不害怕,是蛙鳴給了我熟悉感和安全感。有蛙鳴的夜晚,感覺就像在家一樣安全,所以我一夜好眠,連夢也沒有。

不同的蛙以不同的音調鳴著不同的旋律唱出不同的小夜曲,那粗糙歌聲大膽地唱出對情感的渴望,也許,愛與被愛對蛙而言,本是天經地義之事,沒有太多復雜的條件與顧慮。蛙像鐘樓駝俠,總躲在黑暗角落不讓我看見,深怕自己的樣子會嚇著我。牠唱的情歌,我無法了解其涵義,但我善於感覺,我感覺到了一種守候的心情,那是期待、忐忑、歡愉、膽怯、緊張種種的復雜情緒,越是在乎情緒越強烈。我傻笑,心在想,有時候,拙語者的表達,比起甜言蜜語,更叫人看見真心。

我體內的排泄系統,並沒有因為蛙鳴而停止,終於我走出帳篷,摸黑到百米外的戶外廁所去,一路上依然聽見呱呱呱,我用牠來代替照明燈,讓自己在黑暗中不孤單。回帳篷時,我意外發現一對夫妻蛙,我的出現把這一大一小嚇了一跳,我為打擾了二蛙世界感到抱歉,於是對牠說:沒事沒事,繼續繼續,然後鑽進帳篷裡。我想,牠會明白我的語言的。我知道牠在,我知道是牠在唱歌,我知道牠讓夜不寂靜,我知道牠長得不像蝶那樣討喜,我都知道,而我接受這樣的牠,一如牠接受這樣的我。我真的希望牠聽懂了。

惡魔的嘲弄 當然,並非所有動物的聲音聽在我耳裡都是友善悅耳的,比如:某些鳥叫聲。我是說某些,因為不是全部鳥叫聲都如此,另外,我不擅長辨認鳥聲,所以無法確定是哪些鳥類。在枝葉茂密的雨林中行走,我幾乎不曾用肉眼發現任何一只鳥的蹤影,所以不知道究竟是誰在搞怪。想必鳥兒是知道的,所以牠才敢肆無忌憚地發出一陣又一陣邪惡之聲,完全不必擔心自己曝露行蹤,就像惡魔肯定你消滅不了牠一樣,於是牠囂張地唱著: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除了咬牙切齒,四處張望,碎碎念,我別無他法,誰叫我祖先選擇了直立,不是飛翔。

在林中行走,無數個上坡下坡,就算是停停走走,還是會因為體力的消耗而漸感疲累,這時候,從耳朵傳遞到腦子裡的鳥叫聲,總是被我不理性的思維判定牠帶著揶揄的意味,鳥兒嘲笑我無能:這麼點路也走不了,還說自己是萬物之靈,平時欺負動物多了是吧?現在輪到我來尋開心啦!前面的路還長著呢,有你受的鳥叫聲此起彼落,你一言我一語,牠們似乎在談論關於我的進入。從牠們輕快的語調中,我聽見 牠們為對我的調侃感到開心。人就是這樣,總以自己的想法來解讀言語,我所聽見的,其實都是我內在的投射。同伴們的反應與我不同,當我像個孩子和鳥對罵的時候,他們聽到的卻是一種自由,一種因好天氣發出的快樂感,一種因伙伴而雀躍的心情。

我嘗試轉念,嘗試理解,想從鳥叫聲裡,聽出另一意思。你知道嗎?鳥類對人來說是一種很重要的食物來源,我們吃雞、鴨、鵝、鴿、火雞、鵪鶉、鴕鳥、燕窩,這行為比起鳥兒對我的嘲笑,我簡直是罪大惡極。嗯,我了解了。好吧!我為我所犯下的罪來接受處罰,你就盡情地吱吱喳喳吧!

油葫蘆的秘密 其實,鳥叫聲和油葫蘆發出的聲響比起來順耳多了,要不是我親眼看見,還真不相信這個小不點發出的聲音竟然那麼大,瞿瞿瞿瞿瞿瞿,好像拉壞的小提琴曲,弓與弦的摩擦,產生了一種虐耳的聲音,真是活受罪。好幾次,當我靠近那蟋蟀時,巨大聲響嘎然而止,等我慢慢離開一段距離之後,牠又高歌猛唱,聒噪不停,我轉過身,牠又安靜下來,似乎牠享受跟我玩一二三木頭人的游戲。後來終於被我捉到牠的犯罪證據,我看見牠雙翅立起,以磨擦來發聲,就像法布爾在昆蟲記裡寫的一樣!我感覺自己就像終於發現端倪的偵探,好有滿足感。油葫蘆見自己的行動敗露,並沒有驚慌逃跑,反而發出更嘹亮歌刺耳的聲音,我記得蟋蟀在不同的情況下會發出不同的聲響,比如:呼喚、求偶、攻擊、辨識等等,眼見三五只牠同類慢慢現身,我猜牠是用了我不懂的語言,發出求救訊號。我沒因此被嚇倒,而牠其實是害怕的,但牠選擇勇敢面對我,果然是好戰的勇將啊!

話說回來,如果沒有油葫蘆的磨擦、沒有樹蟬發動機車、沒有鳥兒在嘰喳,這片森林安靜下來,會不會更加叫我感到害怕?藍色星球如果少了一種聲音,並不會停止轉動,但是少了就是少了,少了一種可能,少了一種對生命的熱情,少了一段關系可能產生的連結。

筆者感言: 吳明益說:「在生態學上,失去鳴禽、大型動物的狀況被稱為寂林症候群,走在其間我們不再對陌生的聲音感到好奇、張惶與興奮。寂靜之林是一片失去想像力的荒域。」我想他是對的。我知道任何一種野生動物都不會在牠覺得安全情況下,為(對)我發出聲音。牠們的語言是我對大自然的一種遐想,然而,這不是胡鬧,我確實認真聆聽自然,因為我不是寂林症候群,我想像林中各種聲音是一種陪伴、一種打氣、一種鼓勵、一種喝采、一分安心。這樣的我和在城市中好靜的我是不同的,因為城市的聲音,聽起來很機械很叫人心煩意亂很有壓迫感。一直到此刻,我才發現,我聽見的是自己。

附加檔案大小 聽!雨林的孩子在說話5.73 MB

內門區二仁溪上游支流踏查小記

2018, June 6 - 14:37

攝影、文/陳思伃〈高雄分會 野溪調查小組,自然名:左手香〉

「馬頭山」是荒野保護協會高雄分會野溪小組在2018年第一個拜訪的地點,也是近年來在南臺灣引起爭議不斷的「馬頭山掩埋場案」發生地,一座廢棄物掩埋場預定蓋在這座山頭的東北側山坳。這座位處內門區南邊界,緊鄰旗山與田寮的馬頭山(圖一),延續了西邊的月世界地質,而景觀上卻有著迥然不同的樣貌。

從旗山老街沿著台28公路向西走,就能看見右邊有座突高的山頭出現在綿延的竹林中,正好能看出一匹駿馬的輪廓,自左邊的馬首、馬背,一路延伸到右邊的馬尾,那就是馬頭山。拐進附近的產業道路,沿途住戶零星分散,不若旗山老街的熱鬧擁擠,卻有條蜿蜒的溪流將這裡的人們串在一起。熟識馬頭山一帶的反馬頭山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自救會發言人龔文雄校長說,馬頭山的東北面有條當地人俗稱的「下坎野溪」,是此地少數目前仍維持天然樣貌的溪流。下坎野溪的上游有兩條支流匯入,分別來自東邊和南邊,其中南邊的支流正好位在廢棄物掩埋場的預定範圍內。

從稍高的產業道路上俯瞰,農田、溪流和壯麗的月世界地形盡收眼簾。野溪小組走進下坎野溪的下游發現,水裡厚厚的塵土覆滿了藻類,讓溪水呈現混濁的灰綠色(圖二)。周圍主要構成月世界地形的「泥岩」不易留住水份,乾燥時堅硬、遇水時泥濘且易崩解,在南臺灣乾旱的冬季,溪流水量少流動緩,化入水中的泥岩細懸浮顆粒容易使得溪水看起來更灰濁。不過,多虧了泥岩遇水則濘的特性,讓我們看見了前來溪邊喝水覓食的生物們所留下的痕跡,印滿水潭邊的爛泥上(圖三)。『反馬頭山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自救會」所架設的攝影機確實拍攝到了梅花鹿、水鹿、食蟹獴、穿山甲、白鼻心等多種哺乳類動物出沒的身影。』摘錄自[1]

走進下坎野溪上游南支流,冬季的河道雖然沒有流水,土壤卻濕潤,地面偶有積水,植物周圍或落葉下有許多拳頭大的窟窿、石頭邊下隨處可見螃蟹洞和螃蟹殘骸(圖四)。『研究陸蟹多年的劉烘昌老師於2017年11月數次至馬頭山山坳進行調查,發現這裡是大量「厚圓澤蟹」的密集活動區域。進行夜間觀察時發現,厚圓澤蟹、蛙及蛇類對於燈光反應極為敏感,這可能與食蟹獴等掠食者的捕食有關』摘錄自[2,3]。龔校長指著河道邊坡的一個凹處說,這裡全年有水從岩層中滲出。馬頭山雖位在貧瘠的泥岩層帶(古亭坑層)上,但卻有部分區域存在透水性佳的砂岩[4],雨水能滲入砂岩並保存於地下,令周圍的生態全年都得以滋養生息,孕育出上述多樣的生物。從河道旁的小丘遠眺馬頭山與山坳,蓊鬱翠綠的景象,讓人難以想像這裡的地質組成同樣屬於月世界的惡地地形(圖五)。一片綠意中,刺竹佔了多數[5],在泥岩地質上仍能生長得茂盛且密集,提供生物極佳的遮蔭與庇護,林下的生物活動痕跡頻繁。從台28公路登上馬頭山山稜向西一望,更能看到遼闊的刺竹林生長在公路的兩側,每年一月末的季節,有部分枯黃的刺竹點綴其中,美不勝收(圖六)。

馬頭山作為一塊沙漠中的綠洲,不僅影響下游主要河川的水質,依附其成長茁壯的植物、動物更是鞏固這裡完整生態的重要因素,也是維繫生態正循環的一部分。富駿公司的掩埋場廢棄物開發若如期執行,該處生態的完整及正循環將因此終結。野溪小組有幸兩度拜訪馬頭山,親眼見證這邊的獨特地質與生物的相互影響,本篇文章由這兩次的踏查心得所彙整,紀錄我們所見到的馬頭山樣貌,其中更細節的學問,有許多學者、媒體有更深入的著墨,值得細讀。

文章連結 [1]公視我們的島:山雨欲來馬頭山(下) [2]山林書院【馬頭山諾亞方舟的傳奇劉烘昌教授似遠還近的心聲】 [3]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月世界惡地生態奇蹟「厚圓澤蟹」 [4]公視我們的島:山雨欲來馬頭山(上) [5]公視我們的島:馬頭山的生態秘密 [6]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所-臺灣地質知識服務網:馬頭山掩埋場有斷層? 環評論戰(聯合報) [7]環境資訊中心【地下水監測井證實「未開篩」 自救會:馬頭山掩埋場環評造假、撤案

附加檔案大小 內門區二仁溪上游支流踏查小記.pdf2.95 MB

馬頭山、龍崎掩埋場開發之戰 決定台灣循環經濟的前途

2018, June 5 - 16:46

馬頭山位在高雄內門、旗山與田寮三區的交界處,省道台28線北側,山不高卻很醒目,許多內門、旗山人把它當作聖山。

圖、文/張讚合〈臺南分會環境培力組組長,自然名:河烏〉

馬頭山位在高雄內門、旗山與田寮三區的交界處,省道台28線北側,山不高卻很醒目,許多內門、旗山人把它當作聖山。三年前(2015年)富駿公司提出要在馬頭山北麓興建事業廢棄物掩埋場,此案目前進入環評大會「補件再審」階段。

臺南市龍崎區的歐欣事業廢棄物掩埋場,位於牛埔里所謂「龍崎工業區」中,這個「工業區」原隸屬於退輔會用來生產炸藥,舊稱「龍崎工廠」,1990年代停產後閒置至今,雖名為「工業區」地形上卻是個美麗的青灰岩溪谷。2003年退輔會提出設置掩埋場並通過環評,2007年變更開發單位為歐欣公司,2009年再通過 「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審查會議」審查。因當時的臺南市長賴清德要求開發單位必須先取得在地居民同意始可施工,因此迄今尚未真正開工。

以上兩個掩埋場都在二仁溪流域上游,馬頭山案在南岸支流下崁仔溪溪谷、龍崎案在北岸支流牛埔溪溪谷;中游有圳道抽水供阿蓮、湖內等1,200公頃農田及800公頃魚塭用水;下游則因重度污染,目前政府編列數十億進行整治中。

荒野保護協會臺南分會及高雄分會,長期聲援「反馬頭山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自救會」及「反歐欣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自救會聯盟」的原因即在於:河川上游山區不應該設置廢棄物掩埋場,相關環保團體及生態團體同時也各自提出對於當地地景、生態、地下水、環境影響等等議題的關注。

關於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設置的爭議,可根據下列三點面向討論:

新設事業廢棄物處理設施應該設在工業區或科學園區 「廢棄物清理法」第32條規定:「新設工業區及科學園區之目的事業主管機關、開發單位或管理單位,應於區內或區外規劃設置事業廢棄物處理設施;並於事業廢棄物處理設施設置完成後,該工業區及科學園區始得營運。」 今年四月三十日剛公告的「全國國土計畫」也規定「事業廢棄物處理設施區位,考量事業廢棄物處理是整體產業之一環,應於新設及既有之產業園區、科學工業園區,劃設足夠處理其產業之廢棄物處理設施用地,且新設之事業廢棄物處理設施用地,以既有或新設之產業園區、科學工業園區之土地為優先考量。」 從「廢棄物清理法」要求工業區、科學園區應該設置廢棄物處理設施,到「全國國土計畫」進一步要求新設的事業廢棄物處理設施應該設在產業園區或科學園區內的規定看來,事業廢棄物處理設施應該設於所在工業區,不應該貪圖便宜設在其園區外,甚至是山區、河川源流處。相較於設置工業區內的設施容易監控管理;設在園區外不僅其污染難以監控,如又設於山區水源處,其未被妥善處理的污染則直接造成生態環境與水資源的嚴重損害,更甚者則難以避免各種天災時所導致的災情。 循環經濟的大政方針就是要盡力減少廢棄物掩埋 直到目前為止,我們的經濟形態基本上仍是「線型經濟」(Linear Economy),從環境中掠奪原料、森林、土地,製成產品,提供消費,消費使用後就變成了廢棄物,下焉者需要棄置廢物的地方,上焉者只好提供更多的焚化場或掩埋場,這些都將造成更多的污染。一方面掠奪子孫該有的資源,一方面留下更多的污染給子孫,這樣的經濟形態不該再繼續下去,因此線型經濟必須逐漸轉型成「循環經濟」(Circular Economy)讓資源可循環再利用、降低污染、減少資源的掠奪。 「循環經濟」的概念是現階段政府推動「五加二產業創新計畫」的重要組成指標。具體的做法從逐年減少廢棄物掩埋與焚化量為先,最終實現完全停止掩埋以求實現「廢棄物資源化」。今年(2018)一月環保署彙整各部會意見後向行政院提出的「資源回收再利用推動計畫」已把「焚化及掩埋減量率」當作循環經濟整體性關鍵指標之一。以現行政策推動下,在山區河川源流持續建造大型廢棄物掩埋場,等於是與法牴觸。 廢棄物處理企業應積極轉型為「廢棄物循環再利用」企業 歐盟為了實現循環經濟、減少廢棄物掩埋,許多國家開始課徵掩埋場稅,盡可能不再新設掩埋場。各種以循環經濟為目標的廢棄物處理設施大量湧現,讓廢棄物可循環再利用,能源化、堆肥化、高質化(valorization)等,已成為科研上的顯學。原來以掩埋場為主的廢棄物處理企業,紛紛轉向循環再利用,這些新發展大抵上是以技術已經相當成熟的『機械生物處理系統』(Mechanical Biological Treatment,MBT)作為基礎,用各種機械的、生物的處理方法,對各種廢棄物進行分類、回收、利用,確保最終的掩埋可以減到最低。 與馬頭山富駿掩埋場「技術合作」的可寧衛公司,是臺灣最有規模的廢棄物處理企業之一。可寧衛官網上對於「經營理念」的敘述有這麼一句:「目前國內外廢棄物處理之趨勢,不再僅是消極被動式的廢棄物接收處置而已,而是積極主動性將廢棄物轉化為再生資源利用。」這句話言之有理,可惜的是在其網站上其他文章只見自身對於掩埋場興建的炫耀。

筆者鄭重建議開發業者立即撤銷富駿掩埋場環評申請,並建議可寧衛公司及歐欣公司,積極協助於工業區內設置MBT的廢棄物處理系統,同時進行各種廢棄物循環利用的研究開發,積極主動性將「廢棄物轉化為再生資源利用」。

循環經濟為目前政府推動「五加二產業創新計畫」的重要內容之一,也是臺灣邁向循環經濟的起步。其中廢棄物議題,其兩大重點為「前端的源頭減量」與「末端的循環利用」。掩埋廢棄物量減少、活化舊有的掩埋場、限缩新建掩埋場在必須工業區裡面,短期內已經足夠處理現有需掩埋的廢棄物,並邁向「零掩埋」乃至「零廢棄」的目標。

綜觀以上討論,在河川上游的山林地區設置大型事業廢棄物掩埋場的「馬頭山」與「龍崎」兩地開發之戰,其最終結果,不光是當地居民「鄰避設施」的問題,也將影響臺灣循環經濟推動的未來。

附加檔案大小 310_print_5-7.pdf3.84 MB

燕子不爽約 五股濕地夏日賞燕季

2018, June 5 - 16:04

初春的燕子吱吱喳喳匆忙來回於原野、街道間,喙銜泥球在屋簷下尋覓妥適位置構築新巢,或是翻修舊巢以備下蛋育雛。

文/粘水溪(臺北分會五股解說組,自然名:溪哥)、圖/楊麗彬(臺北分會五股解說組,自然名:鱟)

燕子年年不曾爽約,當阡陌間的第一隻燕子出現,春天就降臨了人間。

初春的燕子吱吱喳喳匆忙來回於原野、街道間,喙銜泥球在屋簷下尋覓妥適位置構築新巢,或是翻修舊巢以備下蛋育雛。暮春時節的燕巢已多出幾隻乳燕,當乳燕一天天長大,便慢慢開始練習起飛,牠們揮舞著翅膀從燕巢飛到屋簷的電線上,又飛到街道的行道樹上,一不小心還會墜落在地,但是牠們不氣餒,用翅膀迅速撲去身上的灰塵,又繼續笨拙地飛舞。直至飛穩了,得以自行飛到更遠處習飛、覓食;而飛抵北臺灣的多數燕子,便首選了五股濕地作為南進基地。

作為北臺灣最大的蘆葦叢區域,五股濕地為燕群們提供了一個安全隱密的棲息場地,每年自盛夏的七、八月至九月中旬,會有上萬的燕群匯集於此,白天時出去覓食,傍晚時分則從四面八方飛湧而來齊聚於上空,開始為南返作飛翔訓練。

黃昏時,天空的光影由藍轉紫之際,當倏忽滑過眼前的燕子身影敲下第一個音符,一場華麗的音樂響宴正式揭開序幕,期待中或是喜出望外的交響樂音符從空中不停地落下或揚起,群燕飛舞,忽而旋起,忽而落下,在空中盤旋畫成交錯的弧線,四面八方而至,卻巧妙地不會撞擊在一起,這不是長久練習得來的默契,而是令人驚豔的生物本能。當最後一道橘、紅交錯的餘霞被暗紫抹去,夜幕低垂,落入蘆葦草叢間的音階,猶留餘音低盪。

歷史過往的美麗錯誤讓曾為桑田的五股濕地覆為滄海,濕地環境水與蘆葦自然形成的阻隔,成為燕群最佳的棲息庇護所。每日晨起,大批燕子一起飛散四處覓食,傍晚趕在日落前,燕子再集結一起回到蘆葦準備休息,勤練飛行並儲蓄體能,老燕、新燕一同蓄勢於秋降之際南返,待來年春天復返出生地繁衍下一代,年復一年。

是否期待今年的燕子依約前來?只要五股濕地的蘆葦還在,燕子自然於夏日傍晚定時開演,不曾爽約,而你準備好赴約了嗎?

2018五股濕地夏日賞燕季活動訊息:http://pcse.pw/6VZYY

附加檔案大小 燕子不爽約─五股濕地夏日賞燕季738.4 KB

【理事長的話-快報310期】面對氣候變遷,韌性城市是上策

2018, June 5 - 15:59

已經是5月底了, 但今年的梅雨, 卻還沒有來, 是遲了?還是毀約了呢? 種植竹筍的伙伴, 盼著一場雨的到來, 因為雨來了,筍才會冒著出來, 我爸爸也在種植蔬菜, 嚴熱的天氣, 在田裏工作的時間, 也從下午的3:00延到4:00 綠竹筍一直沒有長出來, 索性取了水,澆了一些, 竟然就真的冒出二個筍子。 一場該適時出現的雨水, 卻在今年遲到了, 但遲到了,還會趕著來嗎? 沒有一個人知道「梅雨」還來嗎?

大自然中,因氣候變遷的因素而生物失序的議題,總有人觀察到及討論著。例如花兒開花季節變了,天氣時而酷寒及炙熱等。但今年卻是雨水。環境變動愈大,則需要有更大的韌性才能度過困境,人的身體調節是如此,城市及環境也是如此。若土地可以涵養足夠水分,則溫度變動會減緩,缺水問題會較慢出現,人們的休閒空間也會從家裡移至戶外,相對的,電也省下了,親情也變濃了,身體變健康了,或許話題也多元了,只是將不透水的水泥改成透水材質而已,已經好處多多了。又例如種棵樹吧,一棵樹,樹下可乘涼、可休閒,有遮蔭、有涼風,有一群人在樹下乘涼聊天,有一群生物在樹上棲息或暫歇,可增加社區情感,可共同討論社區發展及事務,也是好處多多。

濕地像個環境的大腎臟,幫忙土地蓄水,可降溫、可滯洪、可潔水質、可養活特殊生物,但若把濕地開發成水泥鋪面, 似乎土地價格提高的感覺,事實上,是用我們的氣溫調節能力、各種生物的生命及我們的心靈成長換來的,若真要談價格,應該是無價吧,既是無價,又何需討論呢?

今年梅雨未來,我們有多少韌性可以渡過此缺水期呢?檢視土地及環境結構吧,讓城市的韌性可以更增加,順利為人類及萬物留下美好的、自由的棲息環境。

附加檔案大小 【理事長的話】面對氣候變遷,韌性城市是上策278.31 KB

荒野保護協會鄭重聲明

2018, June 5 - 09:33
一塊有形的招牌要亮,只要選對擦拭用品及做法,短暫時間內就能閃閃發亮。 一個協會在外人的印象,像是個無形的招牌,存在每個人心中,靠團體內每個人所做的每件事一次一次擦亮。 荒野保護協會累積許多志工的努力才有今日的閃亮招牌。 荒野保護協會是大家共同打造出來的閃亮招牌。 這塊招牌,當然也不能被私自用於經營個人利益。 這塊招牌,當然也不容許因個人言論或行為而令其蒙塵。 協會成立22年來,持續在環境教育及棲地守護面向上努力不懈。 協會委派或培訓之志工,也在每次的發言及推廣時,擦亮別人心中的荒野招牌。 但若志工未經協會同意而使用協會名號或logo進行招攬課程、活動或商業行為者,都屬侵權,也將造成協會無法預期的傷害。 荒野保護協會的招牌,靠每位荒野伙伴而擦亮。 荒野保護協會的招牌,讓每位荒野伙伴感到榮耀。 荒野保護協會的招牌,屬於每位荒野伙伴所共享。 荒野保護協會的招牌,絕不允許任何伙伴損害。 鄭重宣告: 損及協會名聲及信譽者,協會將依志工管理辦法或法律途徑處理;協助協會環境教育及棲地守護工作者,協會也將依相關辦法年度給予鼓勵。 一個協會需大家努力,才能由參加者去擦亮在他心中的那塊招牌,但一個協會也可能因少數志工而受損。 期望伙伴一起為擦亮招牌而努力。 附件:社團法人荒野保護協會志工管理辦法公告 附加檔案大小 社團法人荒野保護協會志工管理辦法公告185.71 KB

【聲明稿】茄萣濕地遭亂挖,建立溼地經營管理機制,高雄市府責無旁貸!

2018, May 24 - 10:15

【聲明稿】茄萣濕地遭亂挖,建立溼地經營管理機制,高雄市府責無旁貸!

發表日期:2018/5/24

  2018年5月6日,民眾目睹怪手於茄萣濕地開挖壕溝。開挖範圍位於賞鳥亭、八角亭前方,與正順北路平行(詳見圖一)。民間團體於5/14向高雄市政府工務局養工處岡山養護工程隊長董慶生先生會勘後,得知開挖人乃是工程隊所委託的包商。開挖目的是清除乾季擱淺的魚屍,以緩解惡臭。

  養工處為了清除魚屍的立意雖屬良善,但以重機具開挖的手法卻過於草率,恐衝擊濕地生態。民間團體因而呼籲以下訴求:

茄萣濕地被列為國家重要濕地,更是黑面琵鷺等珍稀候鳥之棲息地,主管機關應謹慎以待,妥善經營濕地。不宜以一般公園之管理方式對待。 針對本次不當開挖事件,主管機關養工處應公開說明本次開挖工程之決策過程,並加以檢討,釐清責任歸屬。 我們呼籲:棲地環境應盡可能保持自然狀態。若有人為介入的必要,則應謹慎評估,採用「維護棲地品質的最小擾動方式」。主管機關養工處應謹守該原則。 根據濕地經營實務工作者之建議,應以人工方式處理魚屍,例如僱工、召集志工徒步進入濕地,手工撿拾魚屍,以減少對濕地環境之擾動。 養工處應諮詢溼地相關專業人士之意見,並會同專家現勘後,再擬定合理的經營管理策略。同時,養工處應善盡監督責任,挑選擁有溼地經營相關專業的承包商,並監督其施作手法,以確保濕地環境之健全。

圖一 開挖範圍示意圖

圖二 壕溝延伸至賞鳥亭前方(攝於八角亭)

圖三 壕溝開挖現況

聲明團體: 高雄市茄萣生態文化協會、守護茄萣濕地青年聯盟、中華鳥會、高雄鳥會、台南鳥會、荒野保護協會、美濃愛鄉協進會、地球公民基金會

聯盟代表新聞聯絡人: 美濃愛鄉協進會榮譽理事長 劉孝伸 0937686898 高雄市野鳥學會總幹事   林昆海 0929061450

附加檔案大小 茄萣濕地遭亂挖,建立溼地經營管理機制,高雄市府責無旁貸.pdf2.05 MB

【新聞稿】 給蜜蜂媽媽最好的母親節禮物 【蜜蜂媽媽謝謝您】記者會

2018, May 10 - 22:17

高雄市議會於昨天(5/10)下午三讀通過「高雄市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非農地以外的範圍禁止使用除草劑,以彌補母法「農藥管理法」不足之處;是繼宜蘭縣、台北市之後第三個制訂通過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的縣市。

在母親節前夕三讀通過「高雄市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無疑是送給每位關心孩子是否能在公園、學校、馬路上自在健康呼吸的母親們最好的母親節禮物。當然為數眾多生活在自然棲地的媽媽們更是最直接的受益者,蜜蜂、鳥類、蝴蝶、蜘蛛,農地以外的土地還有空間讓牠們的下一代喘息與生存,協助傳播、授粉,繼續為人類服務,讓安全的食物鏈得以持續;溪流裡的魚蝦蟹貝,可不再攝入來自土地滲流而來的除草劑,飲用水也可減少除草劑造成的污染。

生物多樣性是人類生存的基礎,野草生長的區域是許多生物的生存棲地,不以趕盡殺絕的態度面對野草,以管理策略取代噴灑除草劑,才是符合環境永續的方式。中央也透過環保署毒物及化學物質局建立「非農地雜草管理指引」,未來指引公佈後,各部會與各地方政府將可透過指引協助在非農地範圍裡,不使用除草劑也可有效管理野草的生長。

期待每個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都能一起為下一代留下完整豐富的自然資產,一起為減少除草劑的不當使用努力。

時間:2018/5/11(五)09:50 地點:高雄市議會第一會議室(830高雄市鳳山區國泰路二段156號) 主辦單位: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荒野保護協會 出席單位:高雄市茄萣舢筏協會、台灣紫斑蝶生態保育協會、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高雄市野鳥學會、市議員張豐藤、市議員陳信瑜、市議員邱俊憲

新聞連絡人:(07)322-7526、0932-290130陸淑琴、 許怡雯

塑膠碎片從陸地到海洋的旅程

2018, May 9 - 17:21

塑膠碎片從陸地到海洋的旅程 -海廢科學調查-

圖、文、表/吳純綺(海廢調查專案人員)

調查緣起 生物學家說:「生命的起源從海洋到陸地。」此演出經歷數十億年,漫長的程度遠超乎人類的發展歷史。然而,一齣從陸地到海洋的序曲在短短的數十年間上演至今,主演不再是生命而是:「塑膠」。當我們開始關注海洋廢棄物議題後,發現海洋廢棄物(以下簡稱海廢)之中塑膠的比例總是獨佔鰲頭,我們不禁想問:「這些塑膠碎片是如何又是從哪裡來的?」澳洲的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Commonwealth Scientific and Industrial Research Organisation,以下簡稱CSIRO)曾調查澳洲當地環境,結果顯示海廢主要透過三種機制且源自當地棄置物:一是海灘遊憩行為,二是周邊地區的雨水和沿海徑流,三是來自海洋系統的運輸(註1)。儘管如此,在缺乏進一步的調查前,我們尚無法確認此結果可套用到世界各地甚至是臺灣本地,為了回答上述問題,荒野保護協會(以下簡稱荒野)於2017年11月與CSIRO合作,在臺灣展開海廢調查。因調查結果目前尚未分析完成,本文僅著重調查過程所需注意的事項討論,以供未來相似調查之鑒。

調查地點與方式 本次調查地點位於臺灣最大面積流域的高屏溪,其流域範圍3,257平方公里且涵蓋23個城鄉鎮,其中主要城市為全國第二大城同時也是第一大工業城市的高雄市。我們招募來自台灣各地總計12位荒野志工參與調查計劃,其中不乏富有國際淨灘(International Coastal Cleanup)經驗以及海廢議題知識的成員。站點位置由CSIRO利用地理資訊系統(Geographical Information System,簡稱GIS)以流域範圍、人口等地理因子劃分選出,站點類型包括陸地、河岸、海岸以及海面,每個站點至少包含三條以上之測線或是拖網的數據。在資源有限的兩週調查期間,由我們完成總計95個站點,包括陸地、河岸、海岸的286條測線以及12個海面站點的36個拖網調查(見圖一),由CSIRO帶回並分析我們所收集的調查數據。

調查的實地挑戰 相較于國際淨灘的簡易性,本次的測線調查需要參與者有更多的背景知識與訓練(例如:快速地以肉眼判斷廢棄物種類、熟悉各種描述性的填表術語等等),因此我們在調查期間前三天邀請CSIRO的研究員前來臺灣辦理海廢調查工作坊(見圖二),以確保參與的調查員志工遵守相同的標準與流程,減少填寫資料表格時的人為誤差。這次的測線調查不僅涵蓋地域廣泛、也是全臺灣首次利用GIS篩選地點的方式調查海廢,期間難免面臨挑戰,以下整理出許多仍可改進之處:首先,地理狀況攸關調查效率,以陸地與河岸測站為例:高屏溪擁有四條分支河川,範圍橫跨台南、高雄與屏東等地,每條支流以山脈相隔且甚少道路互相連接,即使地圖上看起來臨近的兩個站點也可能因為在不同支流而難以在短時間內互通。兩週內,在12位志工各自出席五日左右的執勤日情況下,我們需提前根據當日人力安排出勤區域與地點,將交通效率最大化:以每一測站至少需要3至4位(包括一名具有經驗的調查員)的人力為小組,在臨近的區域完成各種類型測站的測線調查。若連續出勤二日以上,則在前一日之區域附近投宿,隔日前往更遠的區域調查以節省來回市區的交通時間,例如:第一日從高雄前往屏東調查,第二日從屏東前往墾丁調查。另外,由於調查地點囊括偏遠山區、溪谷等,難以單從地圖上得知駕車前往的難易度(例如:可能道路過於狹窄無法通過),因此我們強烈建議需要熟悉當地路況的駕車人員,亦或是事前實地勘察路況。 次者,調查員本身的裝備也需根據調查環境而準備。以河岸測站為例,每條測線都需要從水面延伸至河岸其中一側的最高點(即河堤),由於高屏溪乾溼季節分明,調查期間正值冬季的低水位,水面與河堤的距離增長,且河川下游河岸多為軟質泥灘地(即濕泥土,見圖三),亦增加從水面到河岸兩側最高處之測線觀察的困難度,因此我們也建議穿著高筒雨靴以便在泥灘地上行動。此外,河川下游的高比例水泥化以及人工消波塊等因素使調查員需要耗費更多時間尋找入口處(access point)以接近水面(見圖四)。為了提高調查效率,事前的現場勘察除了交通狀況外,我們也建議提前尋找入口處。最後,海岸測站亦有人工化影響調查效率的狀況:高雄沿海除了消波塊之外,亦有許多離岸堤(註2),而離岸堤防本身則可能會影響來自海洋的運輸系統,因此在尚未確認此影響力之前,我們盡可能地在擁有離岸堤之測站附近尋找無離岸堤的海灘作為代替(見圖五)。

未來的旅程 近年來海廢逐漸成為臺灣社會關注的議題之一,越來越多民眾與團體投入相關的公眾活動、政策遊說、環境教育以及科學調查與研究。荒野自2009年投入每年的國際淨灘起,開始關注海廢議題,其遍佈全臺的志工人數便是未來推廣公民科學家的優勢基底,而科學調查與研究正是議題的公眾活動、政策遊說與環境教育不可或缺的基礎。未來,透過更多的公民、政府與企業之間的跨領域合作與政策管理,我們期待能夠停止這齣由「塑膠」主演的從陸地到海洋序曲。

註1:Willis, K. et al. Differentiating littering, urban runoff and marine transport as sources of marine debris in coastal and estuarine environments. Sci. Rep. 7, 44479; doi: 10.1038/srep44479 (2017). 註2:離岸堤防為平行海岸線之人工消波塊構成之堤防,其功能為阻擋波浪能量並干擾海流,海流攜帶之漂沙或漂流物進入兩座離岸堤之入口後會往兩側堆積,此為人工養灘方法之一。

圖一、高屏溪流域調查地點之Google地圖,內圓形點(藍)為海岸測站,內方形(綠)為河岸測站,內星形點(棕)為陸地測站,外海小圓點(橘)為海面拖網。

圖二、海廢調查工作坊參與者與CSIRO調查員(左六)合影。

圖三、本次調查河岸河岸類型圓餅圖:總計78條測線,其中濕泥土、卵石礫石與巨石(大石塊)佔最高比例(皆為19條,24.7%)。

圖四、河岸測線照片:(A)為泥灘地,(B)為水泥化與人工消波塊。

圖五、高屏溪出海口右岸(高雄市林園區)之Google地球衛星圖,可見密集的人工化離岸堤防。

附加檔案大小 塑膠碎片從陸地到海洋的旅程:海廢科學調查.pdf1.14 MB

公民科學如何助源頭減量一臂之力

2018, May 9 - 16:45

第六屆國際海洋廢棄物大會(The Sixth International Marine Debris Conference, 6IMDC )在今年(2018年)3月於美國聖地牙哥市舉辦。

文/胡介申(棲地守護部海洋守護專員,自然名:螃蟹)

第六屆國際海洋廢棄物大會(The Sixth International Marine Debris Conference, 6IMDC )在今年(2018年)3月於美國聖地牙哥市舉辦。本屆大會規模與議題層面均超越前五屆,經由5天內400場演講與170件海報展示,全球逾50國、700多位產官學與NGO代表密集交流,聚焦在全球海廢大範疇下的各項子議題,分享科學研究數據、在地倡議經驗與全球網絡行動,嘗試透過務實的解決方案,努力改變海廢現狀。 筆者代表荒野保護協會於大會口頭發表「由海廢公民科學調查檢視全國性回收基金制度與地方性保麗龍杯禁限用之政策成效」(Bans dont stop cups: citizen science indicates that the ban of styrofoam cups resulted in the use of other types of cups)註1,獲得極佳回響。本屆大會台灣共計有荒野保護協會、綠色和平、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成大海事所與環保署代表共8人與會。會議期間幾位民間團體成員相互交換筆記並寫下的觀察記錄,期待國內關心海廢的社群們與時俱進,透過更廣泛的國際參與,攜手創造潔淨的海洋註2。

夏威夷的減塑攻防 夏威夷是海洋運動與生態旅遊的天堂,卻也是全球海洋塑膠汙染的重災區。該州在2015年成為美國第一個禁限用塑膠袋的州,州內兩個郡層級的地方政府去年也通過保麗龍食品容器的禁令,成為全美減塑倡議的指標場域。但是,塑膠與食品產業卻存在反對聲浪,其中一項質疑是「夏威夷的海廢都是外地漂來的,本地禁用無益於改善現況」。因此,夏威夷大學與保育團體夏威夷野生動物基金會(Hawaii Wildlife Fund),在夏威夷大島設計一系列實驗:包含在都會區大排,攔截205天的表面垃圾;在四個地點施放1547個木製浮標(drifter),透過民眾回報位置來追蹤漂流途徑、軟體推算表層洋流輸送模式等,證明當地管理不佳的垃圾的確會隨河川逸散入海,並迅速擱淺在當地與鄰近島嶼海岸。參與實驗設計、親自划獨木舟「海拋」數百個浮標的Megan Lamson表示,這項簡單淺顯卻蘊含重要意義的研究成果,不僅發表於學術期刊(註3),也成為在地減塑倡議的重要學理支持。 任職於Kokua Hawaii Foundation(歌手傑克強森創辦的環境教育推廣組織)、無塑夏威夷(Plastic Free Hawaiʻi)(註4)專案經理Doorae Shin,則分享每次地方政府召開公聽會時,塑膠石化業者都不厭其煩,不遠千里派遣遊說專家從美國本土飛到夏威夷全程出席,顯示該地扮演骨牌效應的關鍵角色,她也呼籲眾人應為了潔淨的海洋團結一致。

企業責任,是減塑的下一步 2016年,由全球各地眾多環保團體與草根組織組成的「擺脫塑膠污染聯盟(Break Free from Plastic)」,全球統籌Von Hernandez在IMDC大會中預告,今年(2018)四月將彙編一份塑膠汙染減量的完整工具包,歡迎全世界的行動者上網訂閱(註5)。 五大環流研究所(5 Gyres Institute)分析六種不同的海岸與水下垃圾監測資料,列出20項大量汙染、應優先減量、替代或禁限用的常見商品,編輯成倡議行動手冊BAN List 2.0(註6)。除了延續1.0版的訴求推動地方政府修法,主要作者Marcus Eriksen也自己動手檢驗20種號稱可分解的商品與材質,經過為期兩年土壤掩埋與海水浸泡,某些商品已經分解、溶化或細碎化到肉眼無法辨識,但也有部分商品依然完好如初。新版文件更點名美國五大海廢常見品牌業者,預告生產者衍生責任(EPR, Extended Producer Responsibility)將會是未來倡議重點。

先量化風險才能有效管理 澳洲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CSIRO)的研究團隊以風險分析的角度,提出海洋廢棄物治理架構,資深研究員Denise Hardesty懇切的表示:「你無法管理不能量化的事物」。換言之,如果能具體量化海廢的風險與衝擊,將有助於推動各種積極的源頭減量措施(註7)。團隊學者Chris Wilcox則具體舉例,透過田野數據計算出海龜胃內塑膠的致死含量,以及整合全球海龜分布與塑膠汙染密度,套疊繪製全球海龜的誤食塑膠熱點與族群風險分析(註8),串起海龜保育與減塑行動之間的缺失環節。該團隊也分析澳洲與美國各行政區的公民科學淨灘資料與官方監測數據,發現有施行容器回收押金制度的地區,海岸上的垃圾量減少了40%(註9),讓公民、政府與產業在爭論不休的減量政策上,有了新的對話基礎。 我們是為何而減(撿)?為誰而減(撿)?誰要先減(撿)?大家終究要手牽手回到海邊認真數垃圾,才能量化汙染與風險,進而推動最關鍵的海廢減量政策。

1. 發表內容之中文概要: https://www.sow.org.tw/blog/37/20170811/5649 2. 本篇針對科研結合政策,友團發表之系列報導已刊登於環境資訊中心電子報 http://e-info.org.tw/node/210831http://e-info.org.tw/node/210836 3. Carson HS, Lamson MR, Nakashima D, Toloumu D, Hafner J, Maximenko N, McDermid KJ(2013), Tracking the sources and sink s of local marine debris in Hawaii, Marine Environmental Research, 84 : 76-83 4. Plastic Free Hawaiʻi, https://kokuahawaiifoundation.org/pfh 5. A Global Plastic Pollution Reduction Toolkit(線上登記表單) http://goo.gl/FYDdrA 6. 5 Gyres Institute (2017) Better Alternatives Now - BAN List 2.0 7. Hardesty BD, Wilcox C(2017), A risk framework for tackling marine debris, Analytical Methods, 6:1429-1436 8. Schuyler QA, Wilcox C, Townsend KA, Wedemeyer‐Strombel KR, Balazs G, Van Sebille E, Hardesty BD(2015), Risk analysis reveals global hotspots for marine debris ingestion by sea turtles, Global Change Biology, 22 : 567-576 9. Deposit schemes reduce drink containers in the ocean by 40%. https://goo.gl/4WDk6B

附加檔案大小 309_p14-15.pdf2.42 MB

【理事長的話-快報309期】溫馨五月 為臺灣土地母親發聲

2018, May 9 - 15:38

臺灣這片土地,是孕育島上萬物的偉大母親。 島上的溪流,是個運輸系統的通道。 運著每個生命所需的水及養分,浸潤著土地上的生命。 有時會將水及養分運至濕地停留,讓動物可以在此喝水、休憩或居住。 有時會將水及養分運至湖泊及池塘停歇,作為缺水時的儲備用水。 島上的土地,是個養分儲存及轉換的大倉庫,更是島上植物生長的重要基石。 土內有許多生物,將生物遺骸轉換成土壤中的養分,讓物質能永續循環。 透氣又有養分的土壤,在風調雨順的環境下,是植物生長及孕育後代的好場所。 潮水定時拍打海岸,將溪流的漂砂重新送回岸邊,造就美麗沙灘及多樣礁石。 沙灘及礁石就成了生物的棲地及天然的防坡堤。 臺灣土地像個母親般,守護著島上的每一個生命,也孕育著每一個生命。 臺灣土地像個母親般,給予島上的生物永續循環的營養、水及環境。

但現在島上的子民,卻對這位土地母親做了令她痛楚的事。 為了搶更多土地利益,而將具有自然浸潤的溪流整成水泥化的三面光, 像極了硬化的血管,雖然平日看似安全,卻會在某一天破裂。 且溪流周邊生物無法自然獲得浸潤,更無法提供養分給中下游的生命。 水泥,擋住了人民的親水,無人關注的溪流就成了廢棄物的自動運輸中心, 垃圾及廢水大量傾倒進入溪流,土地母親的運輸系統就成了污穢之河了。 天然的沙灘及礁石,是許多生物棲息的場所,也有許多天然港口。 興建人工漁港,而築成長長的凸堤,潮浪每天拍打,卻挖走天然的漂砂。 失去了漂砂的沙灘,沒有了天然防波功能,也讓更多土地被淘走。 還有砍掉大樹,就像扯掉土地母親身上的保護層而暴露在空氣中。 大雨時,土壤的沖刷及高溫曝曬的刺痛,這些都像是將土地母親剝皮削肉。 噴除草劑及農藥,就像將土地母親所生養的孩子殺死。

溫馨的五月,對母親展現孝道之時, 或許也該思維如何善待土地母親。 母親,總是以無比包容之心,愛護及守護著我們。 土地母親,也是如此地守護著島上的子民。 但若我們的作為及破壞超過了土地母親的守護能力時,會如何呢? 我們的土地母親,現在應該是忍著痛、忍著傷, 只要我們關注土地母親,讓她能好好復原,我相信她會世世代代守護著島上居民,永世不朽。

附加檔案大小 309_p3.pdf330.99 KB

守護夢湖

2018, May 9 - 15:33

距離汐止市中心約15分鐘車程的山上,有一個美麗的湖泊名叫夢湖,海拔325公尺,湖裡面住了一大群保育類的魚---台灣細鳊。

文/劉秋煌〈臺北分會汐湖組解說員,自然名:牛樟〉、圖/康吉成〈臺北分會汐湖組解說員,自然名:松蘿〉、圖/陳錦惠〈臺北分會汐湖組解說員,自然名:山毛櫸〉、劉秋煌〈臺北分會汐湖組解說員,自然名:牛樟〉

距離汐止市中心約15分鐘車程的山上,有一個美麗的湖泊名叫夢湖,海拔325公尺,湖裡面住了一大群保育類的魚---台灣細鳊。夢湖是臺北分會汐湖組三大定點之一,風景優美,環境清幽,水質純淨,地處偏遠,交通不便,湖面面積不大,繞湖面一圈不過10來分鐘,但伙伴的觀察卻往往會花上大半天的時間。湖裡細鳊悠遊,水中挺立的野荸薺,天空飛翔的蜻蜓,湖面清徹的倒影,形成一幅絕美的圖畫,使人心曠神怡。 從長期觀察發現,蜻蛉目昆蟲,將近40餘種,盛夏蜻蜓出没的高峰期,隨便數數都有10餘種,其中尤以漆黑蜻蜓、三角蜻蜓別具代表性。水草有野荸薺,除挺立於水面供蜻蜓停棲,水下的直立莖,更是台灣細鳊產卵及避敵的庇護所;圓葉節節菜,挺水及沈水的兩形葉更是解說導覽的好教材;湖邊的大葉榖精草、針藺也是這裡的特色水草。湖岸的護坡植物---竹子,更是一絕,水裡岸上都能存活;夢湖週邊李氏禾,除了護邊坡防泥沙外,更是湖泊淤積的元兇,讓人又愛又恨。湖裡面的生物除了台灣細鳊,還有蓋斑鬥魚、土鯽魚、蜻蛉目昆蟲稚蟲、澤蛙、貢德氏赤蛙等,還有惡名在外的肉食性放生魚類泰國鯉。還有季節到了才會浮上來的開花的食蟲植物---絲葉狸藻與黃花狸藻。 有如此珍貴的棲地,大部份遊客走馬看花,於是在七年前成立定點駐站導覽,定於每年4至11月的第四週,前四年一天三場每次一小時,後幾年一天兩場,夢湖遊客日益增多,登山口涼亭旁邊坡垃圾與日俱增,於是協會與企業及學校合作至夢湖淨山,COSTCO、英特爾、建國中學,2011至2013連三年淨山,共清出800餘公斤垃圾。 有鑑於夢湖湖面,淤積日益嚴重,面積逐漸縮小,與在此守護同時賣咖啡的廖元興先生討論合作,連續三年以,人力方式清除淤泥與增幅陸化的李氏禾。此外於去年(2017)為了給過往水鳥及湖中生物更好的棲息環境,在合適地點設立解說牌說明環湖繞路的原因,請遊客配合。夢湖在伙伴的心中,不只是美麗的風景,而是重要的棲地,環境教育的場域,更是新進解說員學習與發光發熱的推手。請繼續給夢湖守護支持,也給荒野棲地,留一個夢想的實現。

附加檔案大小 309_p8.pdf892.15 KB

地球一小時 行動無限時

2018, May 8 - 15:02

全球性環境倡議行動「地球一小時(Earth Hour)」於每年三月最後一個週六舉辦,荒野保護協會自2010年起主辦臺灣地區響應活動,今年臺北場次的活動以「2018地球一小時:守護 手護 By Your Heart」為名,希望透過簡單的關燈行動,喚起群眾對於生物多樣性、塑膠濫用問題、氣候變遷影響的重視。

文/張緣祿〈臺北分會編採志工,自然名:麋鹿〉、張美麗〈臺北分會編採志工,自然名:懸鈴木〉、圖/莊燿鴻〈臺北分會編採志工,自然名:獵戶座〉 全球性環境倡議行動「地球一小時(Earth Hour)」於每年三月最後一個週六舉辦,荒野保護協會自2010年起主辦臺灣地區響應活動,今年臺北場次的活動以「2018地球一小時:守護 手護 By Your Heart」為名,希望透過簡單的關燈行動,喚起群眾對於生物多樣性、塑膠濫用問題、氣候變遷影響的重視。

地球一小時活動,是荒野保護協會每年一系列地球倡議計畫的起點,全臺各分會亦同步大串聯,結合各地政府、企業單位與民眾一起響應,並根據各地的生態特色,舉辦不同型態的夜間戶外活動,鼓勵商家與民眾關掉不需要的燈或耗電產品,大家一起走到戶外享受黑夜的美好,以行動「手」護地球。今年這一晚在全臺串聯下,共節電十萬度,成果不容小覷。

野夜市集 環保團體擺攤訴理念 志工投入不分你我他 臺北場次的活動,與臺北市環保局共同合作,在臺北市政府好望角步道區展開。系列活動由「野夜市集」率先登場,攤位分為「萬物守護」、「改變塑命」及「友善生活」三個主題區。分別邀請了臺灣黑熊保育協會、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野生動物追思會、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綠色和平基金會、廢青不廢等對環境友善的夥伴,以及荒野內部氣候變遷小組、兒童教育、特工坊等群組志工,用最簡約的方式於現場擺攤,分享著環境永續發展的理念。協辦單位臺北市環保局也參與設攤宣導,鼓勵民眾從源頭減塑愛護地球。在這裡,可以看到來自各行各業的社會人士或學生,不分年齡、性別,以志工身分投入,為黑熊、為海鳥、為不明原因枉死街頭的動物請命,為友善環境、為廢棄物的再生利用而奉獻。

踩街踏踏 大小朋友牽手遊行去 同聲呼籲節能愛地球

野夜市集之外,為讓更多民眾了解活動精神,荒野保護協會親子團的大小朋友們,各自打扮成自己喜歡的動物,以活潑可愛的亮眼造型,沿著信義商圈,向商家或行人分享關燈活動的意義,希望大家以行動共襄盛舉。 藉由店家關掉不必要燈源的「關燈一條街」活動,由「點」而「線」,將活動串連至各地。因此,臺北之外,雲林、嘉義、臺南、高雄、花蓮及宜蘭等縣市也都有街道共襄盛舉。希望大家透過自身行為的小小改變,與地球產生更深刻的連結,持續做對地球有益的事,讓一小時的活動能延伸成生活中無限時的行動。

野台夜 五感全開嗨翻天 共同見證關燈一小時

晚間七點半,臺北活動進入重頭戲,會場以不插電、無燈光、不搭設實體舞台及帳篷的型態,打造別緻的「野台夜」,帶領民眾融入環境中最原始的情境,體驗古早的野台魅力。現場民眾席地而坐,享受最天然的搖滾區熱力,臺北市長柯文哲、環保局長劉銘龍及荒野保會協會理事長劉月梅、臺北分會會長及各贊助企業的主管都出席共襄盛舉以親筆簽署的方式,表達節能減碳的決心,讓「地球一小時」,不只是「60」,而是超越一小時的「60+」。

柯文哲市長致詞時表示,「環保」是臺北市民滿意度最高的市政項目,可見市民有很高的環保意識,市長也再次呼籲市民朋友一起來努力,讓節能、減塑能夠融入生活習慣,用心愛地球。劉月梅理事長也分享她最喜歡的一字:「愛」,並以「家人的相處」比喻環境守護,闡釋「愛」的真諦,就是願意忍受一點點的不方便,為對方付出、為對方做一點點的事。就像我們願為家人付出,所以有人願意以減塑、節能等方式,來愛我們的地球及生長環境。 晚上八點半關燈後,由「舞蹈生態系」舞團,以「塑膠濫用」衍生的問題為題材,藉由舞蹈與現場民眾互動,整個會場化瞬間成為地球生態的縮影,由塑膠演化出來的生物,讓人怵目驚心,很有警惕效果。溜溜球達人-楊元慶,以「讓愛轉動」為主題,在黑夜中以溜溜球呈現出出令人目不暇給的高超技巧,創造一波又一波的驚喜。今年的關燈一小時就在宣佈節電成果高達十萬度,遠遠超過去年的八萬度後,為活動畫下最完美的句點。

活動一小時行動無限時 小小改變地球大不同 我們常聽到「及時行樂」這句話,但別忘記我們更應該「即時行善」。當每個人都可以基於對地球的愛,願意付出一點點改變時,這些愛、這些理念、這些精神就會在無形中擴散、流動,在社會中引起更多的迴響,進而創造出巨大的不同,而這也是「地球一小時」的活動精神。 地球一小時活動落幕了,但改變正要開始。你願意一起加入ㄕㄡˇ護的行列嗎?讓我們把一小時的活動,轉化成無限時的行動,我們的小小改變,地球將會大大不同!

附加檔案大小 309_p16-17.pdf1.4 MB

被遺忘的「國家級濕地」- 雙連埤濕地復育路迢迢

2018, May 8 - 12:08

被遺忘的「國家級濕地」雙連埤濕地復育路迢迢 -庇護試驗與坡度優化試驗區建置始末與現況成果-

圖、文/莊育偉〈棲地守護部專員〉

雙連埤濕地的美麗與哀愁 雙連埤位於海拔約470公尺,是一座千年的天然湖泊已進入濕生演替(hydrarch succession)的中期,因此擁有多種稀有水生植物與保育類動物,為野生動物保護區亦是國家級濕地。根據統計,雙連埤的105科321種維管束植物中,水生植物高達 112種,將近擁有台灣原生水生植物1/3以上的種類,堪稱台灣水生植物天堂。除了生物相外,更有著全台唯一的「天然浮島」且有多次漂移改變位置的紀錄,為台灣難得的自然資源。 自1993年10月起「雙連埤濕地」經歷了地主廢水、水域浚深、邊坡土堤挖掘、外來種入侵等事件等,導致失去往日風華,所幸於縣府與相關單位持續關注與奔走之下,於2003年至2004年期間陸續徵收水域並劃設為野生動物保護區,劃設後至今每年持續進行生態監測與相關研究並著手處理外來種問題。 但直接影響雙連埤濕地生態的各項因素至今尚未移除,而雙連埤亦是粗坑溪支流源頭之一對於宜蘭市區的自來水供應亦有影響,整體而言生態系統仍處於不佳狀態,如欲恢復原生態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荒野的進駐與難題 除了早年強力介入關心之外,為了守護雙連埤濕地,荒野與緯創人文基金會於2010年展開合作(至今)。但由於保護區劃設當年的沸沸揚揚,加上居民對於何謂保護區亦不甚了解,因而排外與紛擾不斷,對於保育團體的進駐所產生的芥蒂與誤解也持續發生,時至今日雖已有在地農業及環教合作,但仍有部分人士揚言要將保護區解編與將保育團體趕出社區,而學術單位對於復育技術與調查資料亦表示缺乏,使得縣府受制於在地壓力,對於學術及保育團體的建議也較顯得裹足不前。

野生動物保護區設置庇護試驗區的推動 由於荒野已與宜蘭縣政府合作多年且擁有一定的默契,自2015年5月起荒野開始遊說專家學者及在地居民並進行多次設置庇護區的構想說明,各方以「維護雙連埤濕地的生物多樣性(biodiversity)」的共識下,於2015年11月終於獲得縣府善意回應,表示在荒野主導的狀態下,縣府可支持。 之後荒野立即向縣府正式提案進行簡報,首次整合了縣府、居民、企業與專家學者的多方意見,更於會議上確認了縣府同意荒野於雙連埤保護區內設置「水生植物庇護試驗區」的計畫,朝共同建立「雙連埤在地種源庫」,進行實際的就地復育(in situ conservation)的目標前進,並期待未來有朝一日能著手將妨礙原地復育之因素排除,能將物種直接迎回原棲地,恢復往日風華。

雙連埤保護區水域復育的難題 如排除保護區解編及不適當的開發規畫構想,僅考量「雙連埤濕地」目前的棲地狀態的話。於地貌方面,水域因多年前已遭人為浚深及設置土堤,除影響水體汰換之外也改變了水生植物適合的生長環境,嚴重影響水生植物的存續、天然浮島則遭挖土機移除或整理為非原天然型態,致使面積日漸萎縮、社區慣行農業之營養鹽進入水域影響水質、放養的草魚啃食水生植物、除此之外外來種植物則已進入浮島生長,外來魚類亦有草魚、吳郭魚、大肚魚甚至擬鱷龜、進入水域取代原有生物的生態位階。以上狀況均顯示內憂外患、風雨不斷的雙連埤濕地,如再不強力進行人為干預則保護區將形同虛設。

難題的解決方案 在了解問題之後,對於「雙連埤復育之路」荒野內部與陳德鴻理事及多位資深志工,外部則與特生中心黃朝慶老師及宜蘭大學老師多次的討論後,由荒野內部優先選擇了兩個執行重點進行規劃,一個是保種的「庇護試驗計畫」,也就是於保護區內營造一處可將原生水生植物物種於現地保種的區域,再陸續將雙連埤原生的物種尋回及保種,而「尋回」的方式分為:

將當年保育事件進行「異地保種」(ex situ conservation)的種源帶回。 藉由人為干擾(擾動與棲地型態的復原),檢驗長年深埋於土壤中的「種源庫」是否仍存在且能萌發?而達到於種源的尋回。

另一個是「保護區坡度優化」試驗,除了趁著冬天過年前,將處於「休芽狀態」的78株水社柳移植回回娘家外(北堤水岸),本試驗則是於保護區北堤挑選一段經挖土機整理過、坡度較緩、延展約30公尺寬的水岸進行「棲地坡度的復原」,也就是將坡度由原本陡峭的「人工土堤」恢復為仿天然的緩坡型態,基礎論點是將水岸恢復為可因天然降雨而淹沒、久未降雨而裸露的自然坡度形態,換句話說就是增加「水岸推移帶」的寬度,將現況僅1公尺不到的推移帶(一株白背芒即可長滿推移帶,無水生植物生長空間),恢復到至少約5~10公尺寬不等的幅度,成為適合水生而不利於陸生植物生長的環境(泡爛、淹死陸生植物根系),再讓自然管理自然。

圖一 : 年輕的池塘形成時水域較深、邊坡陡峭,之後受因受濕生演替及降雨產生的地表逕流的影響,經年累月的將落葉、泥土、細沙、小樹枝等逐漸堆積入水域之中,於是形成一層一層往水域中心緩降的坡度,水岸緩坡因受天然的水位高低變化而成為一處適合水生植物生長的區域(水岸推移帶)。

圖二 : 人工營造的土堤已將原本天然形成的水岸推移帶縮短,使之在高水位與低水位之間的水岸距離不到一公尺,這狹小距離如遭陸域植物佔領(如五節芒、白背芒),挺水植物毫無生存空間。

也根據經驗期望藉由本試驗來實際確認,經再次「人為干擾與棲地優化」後的土堤之中,雙連埤的「種源庫」是否仍存在並能萌發? 如真能萌發,則表示本棲地優化方式正確且種源尚存在,足以顯示如有心將雙連埤濕地恢復到某個「生態多樣性」較豐富的階段之可能性是「有希望的」。 而本試驗如有好的成果,其重要性是在於如未來荒野提出雙連埤濕地相關保育方案,勢必更能說服外界專家學者重視,能將保育工作重心引導在「恢復棲地的型態」,藉由人為的適度管理,將雙連埤濕地的未來引導往好的方向去發展。

庇護與坡度優化試驗區的營造 在獲得宜蘭縣府同意之後,荒野馬上依程序提供「簡易水土持計畫」給農業處水保課並取得核准,同時向宜蘭縣政府正式提送「雙連埤保護區庇護試驗區計畫書」及進行簡報說明,於計畫成案後邀請專家、學者會同縣府人員與會討論與修改計畫,並於社區完成兩場「說明會」,待以上行政程序完成後隨即於現場公告周知。 「庇護區營造及北堤坡度優化」於2015年12月20日嚴冬時刻正式開工,於生態教室多位專職主導下辦理多場志工、民眾與企業的「工作假期」及邀約會內各地志工前往支援,而為了促進社區共同參與,除聘僱居民擔任雇工外也委託在地居民準備茶水(熱紅茶、山粉圓茶)供參與的志工與民眾飲用,也於過程當中增加志工、民眾與在地居民交談與認識的機會,形成一種大家一起努力完成的氣氛。

圖三 : 本試驗計畫利用機具及人力進行坡度的調整,將坡度陡峭的人工土堤(黑色虛線)移除,再次形成緩坡的型態(咖啡色實線),雖無法將所有水域完全恢復至原天然狀態(綠色實線),但至少能力所及之處仍盡量恢復至某程度的推移空間,越離岸之處考量人員安全只好放棄優化。

圖四 : 辦理多場次工作假期,各地志工們利用工具將岸上植被移除後,再將陡峭處泥土往水域中緩緩推入,藉以形成緩坡水域,玩的不亦樂乎。

營造成果 雖然庇護試驗區至今仍在營造且仍有在地阻力,但總結成果而言成績豐厚,其中包含了於營造初期(2015.12)已成功將78株水社柳(Salix kusanoi (Hayata) Schneider)移植回保護區且生長良好。 營造範圍方面,於宜蘭縣府第一階段施工驗收後(2016.01.07),持續進行庇護區的營造(水池挖掘、進出流水管埋設、水域深度調整、水社柳修枝)及北堤坡度地改善,目前完成度已接近建置計畫約50%的程度。 於復育成果方面,在歷經約半年營造與監測的過程並完成多場民眾、企業的體驗式環境教育活動後果然不負眾望,北堤坡度優化區域(2016.06)發現多株田蔥(PhilydrumlanuginosumBanks Sol.)、雙連埤石龍尾(LimnophilatrichophyllaKomarov)、針藺(Eleocharis congesta)及其他水生植物陸續自坡度優化試驗區冒出頭來,而庇護試驗區方面則於第2池(2016.08)發現雙連埤原生紅背型的蓴菜(BraseniaschreberiGmel.)現身,甚至隔年(2017.04.21)於庇護區內發現鬼菱(TrapamaximowicziiKorshinsky) 現身。 結果顯示藉由多方的投入與排除外界阻力執行之後,總算經由眾人之手,讓消失於水域10多年的水生植物重現江湖,此成果已獲得學術單位的支持與肯定,更讓宜蘭縣政府保育的信心大增。

圖五 : 經優化後的水域其水岸推移帶從原本1公尺不到的增加為好幾公尺的距離,使之利於水生植物的萌發與生長。

圖六 : 經由人為優化的水岸坡度已適合水生植物而不利於陸生植物生長,由於寬廣的水岸推移帶日照充足及經過人為的擾動已將原本埋藏於底下的種源四處散播(隨機的取得萌發的機會),大約於半年後經定期觀察記錄與守候,確實此舉使得消失於水域10多年的原生水生植物於庇護區及水岸坡度優化區重現江湖。

仍面臨的問題 本案於宜蘭縣政府與荒野的努力及企業的協助下,投入了大量的資金與人力,也交出了一張亮眼的保育成績單,而距離營造完成除了尚有最後一哩路要持續走下去之外,而營造後的管理維護及規劃出一套更嚴謹的科學調查來獲得生長因子也必須投入相當的心力,但其他外力諸如外來種移除、宗教放生、慣型農法等問題仍無法有效解決。 而總是「事情好解決、人的問題難搞」,雙連埤濕地仍致於整個蘭陽地區均面臨了宜蘭地區開發派的威脅,尤其每年一到選舉期間,議員、代表及任何想「為民喉舌」的政治人物總是帶領著在地開發派人士紛紛出籠、到處陳情作秀,彷彿「蓋房子、鋪道路、填平濕地」就是唯一通往文明的一條路,而似乎任何人只要贊成維持自然環境就是導致社區落後與妨礙發展的阻礙。 由於保育觀念的差異並無法於短時間內溝通改變,更何況陳情人士是以政治或經濟為單一的考量準則時,一切提供給人們的生態服務(自然美景、乾淨的水、新鮮空氣、生物資源、中藥材)就成了政客眼中可以犧牲來換取選票的「身外之物」,因此雙連埤未來所面臨的壓力(諸如在地人的排外、保護區解編、社區觀光發展計畫的壓力、整體社會發展傳統模式)因此仍然要多加關注與小心應對。

未來的期望 環境教育的目的之一是提醒人類須經常檢視自身作為是否阻斷永續的條件,是一項百年事業,但面臨直接的威脅時如總是以常見的對立立場、各持己見進行表述甚至採取教訓或教育對方的態度進行,其實容易加劇衝突與誤解的發生。因此未來於雙連埤濕地的守護策略,除了堅定理念之外,也將採取以下幾個面向進行:

於法規面上雙連埤為「國家級重要濕地」受濕地法保護,因此只要內政部營建署維持該法源層級去保護,不予任意解編至少有法源保障之依據。 於學術面上必須盡量凸顯與宣導雙連埤濕地於生態面(系統、物種)於民生面如飲用水、觀光遊憩,甚至於台灣或世界上的珍貴性來獲得各方的支持。 公部門合作面上,因與宜蘭縣政府對於守護雙連埤的理念相同,因此保持彼此良好的溝通與配合,並逐年提出保育利用計畫,於不刺激地方反對勢力下,逐步擴大保育成效,獲取更多專家學者的支持與背書。 除了公部門及專家學者外,需再增加在地居民合作與認同,因此「敦親睦鄰」則為須加強的工作,而直接的與社區進行活動與計畫的合作則為可行的方向。 提供社區發展的另一條途徑,也就是以引導的方式善意的提出在地社區民眾一條不同於過往經驗的經濟模式,雖然甚為困難,但如能於社區居民認同之下逐漸協助轉型為對土地友善的社區發展,例如有機村、特色聚落、發展生態觀光或觀光農業等面相,使之與社區共存、共榮。

生態小辭典

有關濕性演替(hydrarch succession) 簡單以雙連埤濕地進行假想,幾千萬年前因地殼抬升及崩塌形成了堰塞谷地,降雨形成了濕地且因長年積水成了湖泊,在幾千萬年之後植物開始進入,陸生水生植物分別於陸地水域進行演替競爭搶地盤,水域部分當然水生植物家族(沉水、挺水、浮葉)也於水域長年生長競爭,再因降雨、泥土沖刷、動植物屍體於水域逐漸淤積,最後水域變成變淺成為陸地,然後草本、灌木、喬木進駐形成為森林,以上這種植群演變稱之。

附加檔案大小 被遺忘的「國家級濕地」雙連埤濕地復育路迢迢.pdf2.25 MB